深圳热点

留法硕士村湾里建起“文艺部落” 游客纷至沓来

2022-05-14 10:55:31 来源:长江日报

留法硕士村湾里建起“文艺部落” 游客纷至沓来 村民家门口就业收入也涨了

长江日报记者张衡 摄

□ 长江日报记者张衡 通讯员孙克亮 张远

“211大学”本科毕业后赴法留学取得硕士学位;辞去世界500强企业外贸工作学习制琴;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匠人一起在村湾安家……

这段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人生,发生在这个名叫张哲的年轻人身上。

在武汉市蔡甸区大集街道黄虎村,一座废弃了12年的校园,3年前被张哲和匠人朋友们在“国企联村”武汉农业集团的合作下,改造成一座名叫“悠悠山房”的“文艺部落”,他们也从城市的各个角落举家搬至村湾中成为“新村民”。大家在此品茶艺、制古琴、做陶艺、练武术、学中医、聊音律。

这群植根于村湾“文艺部落”的青年,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让来黄虎村的人们感受到“慢”节奏、“韵”情调、“雅”氛围,平衡接待与创作的时间,尽可能地分享文化艺术给人带来的快乐。把周边的村民也请进山房,让村民们多一门丰富生活的手艺。

1.村里出台政策帮扶他逐梦

36岁的张哲中等身材,短发,肤黑,穿着一件蓝色速干衣,黑色运动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聊起天来逻辑清晰缜密。

回忆十余年的学琴、制琴经历,以及创办“悠悠山房”的过往,张哲感触颇深:“留学期间,不少法国朋友问我是否熟悉中国传统乐器和中医。那时,由于缺乏传统文化知识的积累,我无法回答,对方却能点评一二。问的人中,有的是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有的意图却并非友好。”

2011年张哲硕士毕业后回国,曾短暂就职于北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从事葡萄酒外贸工作。

张哲说,在北京的那段时间,他曾主动接触北京的文艺圈子,被中国传统技艺深深吸引。他决定重新开启属于自己的人生,踏上拜师学艺制作古琴的道路。

来黄虎村之前,张哲踏遍了国内的名山大川,接触到古琴、音律、木艺,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亦师亦友的伙伴。其间,他结识了妻子代玲丽。代玲丽大学学习的是园艺专业,后专修传统文化五年。

2017年,在武汉城区开工作室的张哲无意间闯入刚刚完成美丽乡村建设不久的黄虎村。

张哲说,村子里一栋栋灰瓦白墙的农房,山林中不时传来的阵阵鸟鸣,村子临近城区和后官湖湿地公园却少有游人的踏足。村湾还处于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内,知音文化和法国文化在此融合,“这不正是我的理想之所吗?”

2018年,黄虎村在街道及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成立乡村旅游合作社,制定文创企业落户贴租、贷款贴息等优惠政策,推行“空闲农房+文化创意+经济发展”等模式,将农户空闲的52间农房对外招商,提高农民收入,实现可持续发展。

“那时,我们这群好朋友普遍面临城区房屋租金上涨、租期不长及市场压力。”张哲说,当听闻这个村子出台扶持政策,他于是和朋友们合计租下占地面积14000平方米的闲置校舍作为创作的场所,空置农房用于日常生活起居。

当年年底,“悠悠山房”正式对外营业。房屋租金、房屋改造及日常维护费用,仅张哲个人就先后投入了400余万元。匠人们在此品茶艺、制古琴、做陶艺、练武术、学中医、聊音律,过起闲适的田园生活。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张哲认识到诗意和现实的矛盾。2020年为维护“悠悠山房”的运营,缓解资金压力,张哲卖掉了他在中心城区的两套房和一辆车。一家人在黄虎村扎下根来。

资金压力暂时消除,山房是闭门谢客,还是打开大门,张哲夫妻与朋友们商讨后重新对项目进行定位:“安居、乐业、家园”。他们希望通过开展各项传统文化相关项目,让来黄虎村的人们感受一种“慢”节奏、“韵”情调、“雅”氛围,也让这里的原住村民多一份手艺,多一份收入。

2.20余艺术家成为黄虎村“新村民”

后官湖畔的蔡甸区大集街道黄虎村三面环湖,一面靠山,植被茂密,环境清幽。

顺着导航的引导驶离主路天鹅湖大道,记者驾车拐进一条蜿蜒曲折的村湾小道,行驶约500米看到一座处于山林之中的白墙红瓦院落。院落灰色木门半闭,门沿上竖着一块不大的招牌,上面写有“悠悠山房艺术简单生活”字样。

步入庭院,由几排平房合围而成的独立院落,依稀可以看出曾经作为村办小学的影子。院落中央的操场被改造成绿地,一间间教室被改造成各种独立的工作室。

琅琅的读书声早已消去,闲置村校的使命换了另一种方式延续。南厢房,漆器匠人段立峰正在他的漆器工作室内埋头打磨古琴漆面。这张琴在段立峰看来格外特殊,他制作起来也分外细心。

段立峰说,预定这张琴的是一名小学生,“买琴的钱是孩子从小积攒下的压岁钱,他希望以这张古琴作为自己读初中的礼物”。

手工制作一张古琴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有百余道工序,仅打磨上漆这一道工序就要做50余遍。段立峰说,制琴过程能领略到古人智慧,琴的好坏关乎着古琴斫制者的匠人品格。现在可以圆孩子一个古琴梦,对他而言格外珍贵。

相较南厢房的宁静,东厢房要热闹许多。80后画家林一蓓正指导7名女学员在扇子上作画。学员们穿着旗袍,画得认真,林一蓓教得仔细,不一会儿,栩栩如生的画面跃然于一幅幅扇面上。

林一蓓说,这些学员年龄在30岁至50岁之间,借周末休息从城区来这里学习。他们有的是一家人前来,会在艺术中心设在湾子里的民宿内度过假日,有的人也会在上完课吃过午饭后就离开。

“悠悠山房”——村湾里的这个“文艺部落”,成了艺术大师、匠人们聚集的一个平台。20余位艺术家在此设立工作室,他们也成为黄虎村的“新村民”。当地还吸引了40余家文创企业落户村湾。

3.文创产业每周能吸引200余游客来村

33岁的段立峰毕业于湖北美院漆艺专业,是首批入驻“悠悠山房”的匠人之一。段立峰说,他很享受独自一人关在工作室里制作古琴、修复漆器的过程,不希望被游客打扰。但他也乐于和村湾里的小朋友交流,向孩子讲述中国漆艺文化的历史和故事。

武汉一家知名传媒文化公司创始人汪芳是这个“文艺部落”的新成员,去年5月,她成为“悠悠山房”的一员,租赁了村湾内的一栋1500平方米的闲置房,将其改造为中医文化的传播体验中心。

如今,房屋装修已接近尾声,数月后即将迎来开业。在她看来,第一次创业是为了改变生活,二次创业是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在这里不仅可以向更多人传递健康的生活理念,还可以为当地村民提供一批就业岗位,带领村民走向富裕。”汪芳说。

张哲说,村湾附近一所小学曾请他去教授过一次古琴公益课。张哲回忆:“当我拿出古琴的木胎和制作工具放到台上时,孩子们都投来渴望的目光,想体验制作古琴的过程。我才知道这种手工的体验,原来能够让大家这么开心。”

这些年,张哲的女儿也从襁褓中的婴儿成长到蹒跚学步,段立峰也喜添丁,这为“悠悠山房”增添了许多生趣。张哲开始思考如何将“悠悠山房”匠人的生活与村湾发展融合,尽快实现收支平衡。

“刚刚有个旅行社主动联系我,想周末带一批游客前来学习插花。”代玲丽说,他们还计划改造音乐教室和体育教室,征集十户或更多有小朋友的家庭,开展家庭研学项目。

在“悠悠山房”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匠人来到这里,让原本以老人、小孩为主的空心村热闹了起来,还提供了就业岗位。

33岁的阮航过去曾在江夏藏龙岛开小餐馆,去年回到村湾,他利用自家民房开设了一间餐厅。阮航说,之前在外做生意,孩子留在村湾里由老人照顾。回村后餐厅生意不错,周末生意好时家里8个桌子会坐满。“现在收入与之前相当,不仅照顾到家里老小,我还和不少‘悠悠山房’的艺术家、匠人结成朋友。”

黄虎村党支部书记杨博介绍,“新村民”也给村湾的面貌和环境带来了变化,他们时常会就提升乡村治理水平献计献策,比如扩宽村湾道路,加大村湾人居环境整治,让村民自觉维护村里运动器材、墙绘、景观植物,他们还会主动搞好房前屋后的环境卫生。“现在乡风民风极大改善,村湾面貌也焕然一新,这也为村湾发展文创产业奠定了基础,提供了黄虎村村湾发展的新动能。”杨博说,文创产业每周能吸引200余名游客来村,不仅带动了乡村民宿、餐饮、农特产品等销售,还解决了周边农民150余人就近就业。

目前,黄虎村村民每户年收入从前年的3.2万元提升到去年的3.57万元,村民闲置农房年租金可达1万多元。

最近,张哲和他的匠人朋友们打算把周边的村民也请进“悠悠山房”,让村民多一门手艺,“一来丰富他们的生活,二来增加他们的收入”。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哲为化名)

关键词: 悠悠山房 文艺部落 乡村治理

热门推荐